天天PK10

                                                  来源:天天PK10
                                                  发稿时间:2020-08-09 22:15:26

                                                  此后的很多年,宋小女都没有回过家,但她每月都会把挣来的工资掰成三份,一份打给帮她照顾保仁的婆婆,一份打给帮她带保刚的父亲,这两份都寄回家,另一份她留着,作为张玉环申诉的路费。

                                                  张玉环出事后,宋小女终日以泪洗面,大嫂看她日渐消沉,便提议让她帮忙在街市上卖蔬菜。但没过几天,大嫂就察觉出不对了,宋小女每天卖菜挣回来的钱还抵不上她采购的成本。阿娣就陪着宋小女一起,她这才发现,宋小女仿佛魂被勾走一般,2元钱的蔬菜,顾客给10元,她倒过来给别人12元。她对宋小女说:“小女啊,你这样下去不行,你还有两个儿子要养,要不你出去打工吧,远离这个伤心地。”

                                                  不久后,警方正式宣告案件侦破,张玉环被认定为杀害张振荣和张振伟的凶手。宋小女不信,她多次去刑警队,要求见张玉环,但得到的回复都是“见不到”。只有小学一年级文化,宋小女不知要怎么跟公安争辩,她只能躺在派出所的地上打滚,哭着要见张玉环,但没有任何人搭理她。

                                                  眼见日子稍有起色,2011年,宋小女又病倒了。这一次的病比之前来得更凶,医生为她作出的诊断是:宫颈癌。

                                                  她的愿望最终还是落空了,因为这次的晕倒,重逢“草草收场”。

                                                  其间,她去跑过南昌市和江西省的各级政府部门的信访室,往往一坐就是一整天。接待的人忍不住问她,“你到底有什么事要反映?不管怎样,也要写个上访信来呀?”

                                                  吴国胜大声地骂她:“你现在去死,我也要花3万块把你埋了,不如你拿3万块去治病,我们赌一把,行不行?”宋小女点头答应了。

                                                  第二天一早,稍稍恢复后,她又坐车来到了张家。张玉环迎上去,紧紧握住宋小女的手,却迟迟没有抱她。张玉环说,他好担心宋小女会像第一天那样晕倒,才忍着不抱。

                                                  镜头之外,她从热闹的团圆饭桌上默默离开,端着碗,一个人走进里屋,低头用筷子划着饭。她告诉澎湃新闻,这个没有实现的拥抱,好像彻底把她从过去的记忆里拉回了现实,“生活应该继续了,哪怕我心里多么不舍,也应该接受现实”。

                                                  田埂之上,50岁的宋小女回到曾经寄托着她少女梦想的南昌市进贤县枕头岭张家村,对着镜头说出了心里话。她特地穿上儿子买的新衣,将蓬松的头发仔细地梳起。